朦胧的光辉在何奥的视野中消散,此刻,何奥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‘场景’。

    巨大的厂房,轰鸣的机器,一个个在机器前,目光空洞无神,不断的‘忙碌着’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沙哑苍老的声音从一旁传来,“你已经死了,这里是只有死人才能进来的地方,你的身体已经成为了‘祭品’,而你的灵魂来到了这里,”

    何奥把视线转移过去,正好看见一个老人和一个坐在地上的中年男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骗人,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愤怒的站了起来,他看着老人,伸手试图去抓老人的衣领,却被老人后退避过,抓了个空,“我还没死,我是进入神国获得永生了!!!”

    老人目光平静的看了一眼他,然后叹息一声,“在举行仪式的时候,你没有感觉到痛苦吗?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体正在融化吗?”

    “祭司大人和我说过的,这都是正常的情况,是褪去旧世界的肉体正常要经历的痛苦,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瞪圆眼睛,脸色涨红,他愤怒的看着老人,“你懂什么!我没死!我没死!”

    这一次,老人没有再说话,而是摇摇头,叹息一声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骗子,你们都是骗子,肯定是恶魔派来蛊惑我的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扫了一眼周围正在认真工作的人影,愤怒的冲了过去,看着运转的机器上的屏幕,挥起拳头就冲了过去,“这些东西肯定是也是魔鬼用来欺骗我的!”

    在整个过程中,没有一个人阻止他的动作,甚至除了那个最开始和他说话的老人以外,没有一个人上来阻止他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他拳头即将抵达机器前的瞬间,他整个身子抽搐了一下,脸上涨红的愤怒瞬间变成了扭曲的痛苦。

    他双手捏住自己的脖子,倒在地上,扭曲的挣扎着,如同一条被抛上岸的鱼一般,不断的抽搐。

    何奥注视着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,此刻在灵视视野中,男人体内的扭曲光芒正在他的身躯,或者说‘灵魂’中疯狂的波动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缓过来,似乎是刚刚惩罚性的‘痛苦’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艰难的把身体撑起来,趴在地上,豆大的汗水不断的从他的侧脸上滑下,但在滴落在空中的时候,就完全的消失,并未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颤抖的抬起头来,看着老人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永恒神国。”

    老人平静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被骗了吗,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终于冷静了下来,他盘坐在地上,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从他脸上滑下,“我付出了这么多,怎么会呢,他们说这里不会有饥饿,有吃不完的各种各样食物,还有享受不尽的美人···”

    他抬起头,看着视野中一望无际的隆隆作响的机器,“他们骗了我···”

    “严格来说,他们没骗你,”

    老人也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,“这里的确不会有饥饿,你也不会感觉到疲惫,你可以永无止尽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抬起头来,愤怒的看着老人,“我绝不可能干活!”

    他踉跄的爬起来,愤怒的向着这个巨大工厂边缘走去,“我付出了那么多,不是为了来这里给这里的工厂主人干活的!”

    但是他走到了一半,突然身体一抽搐,倒在了地上,剧烈的抽动了起来,他惊恐的看着老人,“不!为什么!我什么都没碰!”

    他扭曲的爬向老人,“我好难受,比刚刚还难受,为什么···为什么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时间到了,看看你的手腕。”

    老人平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男人立刻撩开袖子,看向自己的手腕,一串发光的数字显示在他的手腕上,00:07:58:36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一个倒计时,在他的注视中,这串数字在迅速变小,转眼之间,最后的数字就从36变成了33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惊恐的抬起头,看向老人。

    “你最后的生命,”

    老人平静的说道,“你浪费了太多时间,新进来的人只有12小时的生命,你每工作16小时,才能获得1天生命,如果你的耗尽了自己的生命,那么在最后八个小时内,你会在逐渐加强的痛苦中死去。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继续说道,“现在只是开始,你所承受的痛苦会每十分钟上升一个层次,在这个过程中,你的灵魂一直不会消散,痛苦一直会加强,直到你所有的时间耗尽。”

    “救救我!救救我!”

    男人此刻的面目已经越加的狰狞,他嘴角流出粘稠的口水,似乎已经有些神志不清。

    “去我刚刚告诉你的岗位,”

    老人轻轻叹息一声,“只要你一直工作,你的时间就会一直增加,痛苦也会消失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男人踉跄的爬了起来,毫不犹豫的冲向机器旁边的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在他接触到机器的瞬间,他狰狞的表情为之一轻,紧接着,他马不停蹄的开始操纵机械臂拼装机器上的零件。

    这个工作并不轻松,需要非常仔细,机械臂的操作强度也很高。

    泪水与汗水从他的脸颊上不断的滑下,但是只在半空中,就完全的消解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老人长长的叹了口气,转身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何奥看了一眼老人消失的方向,抬起了手中的指骨化石。

    他再次穿过了一道‘门’。

    这一次,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宽阔的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里摆着一个个金色的立柱,有一些人正站在立柱前,将手放在立柱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快就存够了时间了?”

    之前在工厂空间的老人此刻就在何奥前方,他走到了一个正把手放在立柱上的年轻男人身前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此刻在年轻男人身前的立柱上,正悬浮着一瓶精致包装的蒸馏酒。

    “唉,没存够,哪有这么快呀,我算了一下,干16小时,得24个小时,扣除掉干活的时间,就只有8个小时了”

    年轻人似乎和老人很熟悉了,他转过头来,叹气抱怨道,“我这几天天天干满一整天24小时,一天只能存下12小时,一共才存了72小时,但这酒最便宜的超小瓶都标价5天,说起来,老爷子,你说你之前存时间准备买的东西,存够时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存够了,”

    老人微微一顿,然后轻轻点头,“这里什么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

    年轻人身旁另一个皮肤偏黑的女子接话道,她面前立柱上的是一只看起来就很有食欲,但是个头不大的烧鸡,“这神国里确实啥都有,啥都可以买,但是就是啥都买不起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只鸡多少钱?”

    年轻男人看了一眼女子立柱上的烧鸡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便宜,16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女子轻轻一拍立柱,那只虚幻的烧鸡立刻凝实,浓郁的香气迅速蔓延到整个大厅,“咱们干两天,就值这一只烧鸡,”

    女子笑了一声,抱起烧鸡,转身走向大厅角落的桌子旁。

    何奥看着那只烧鸡,这种个头的小份烧鸡,通常都是基因编辑的速生鸡,联邦各地的售价在16-19联邦币之间,一般不超过20联邦币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闻到这股香味,都下意识的耸了耸鼻尖,涌动了一下喉咙。

    年轻人看了一眼眼前的蒸馏酒,咽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,先爽了再说!”

    不远处一个男人猛地一拍立柱。

    瞬间一套豪华的牛排套餐瞬间出现在他手中,他捧着牛排套餐,扭头也走向大厅旁边的桌子。

    “哟,你这么有钱?”

    正在吃烧鸡的黑皮女子看了一眼男人,“你这牛排套餐,至少得一天半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钱,刷的洛克维尔能源集团的信用卡,”

    牛排套餐男人毫不顾忌的说道,“管他的,先爽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还有信用卡啊。”

    而一直旁听着两人谈话的年轻人回过头来,看着面前的蒸馏酒幻影,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洛克维尔能源集团的信用卡,月息超过百分之五了,你确定要刷吗?”

    他身旁老人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比外面都高很多,”

    年轻人苦笑一声,“但是咱们现在这样,好像也没有办法,能过一天是一天,想死都死不掉,每次我想死的时候,那痛苦都让我喘不过气来。”

    他瞥了一眼周围的众人,“大家其实都一样,这神国,比地狱更痛苦。”

    老人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不过洛克维尔能源集团能把业务做进这永恒神国里,也真是牛逼。”

    见到气氛沉闷起来,年轻人笑了一声,岔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确实,”

    老人轻轻点头,他看着年轻人,“你待会儿准备去哪儿?继续工作,还是找个地方休息?”

    “休息一下吧,”

    年轻人摸了摸头,“我连续干了几天,感觉脑子有些晕乎乎的,没想到我们这种‘死过’的人,也还会累,我约了八个小时的宿舍床位,”

    何奥抬头看了一眼年轻人的‘灵魂’。

    在灵视视野下,这个年轻人的灵魂已经有些不稳了。

    灵魂并不是不会累的,长时间的思考和行动,也会对灵魂造成透支,让稳定的灵魂更容易消散。

    “玛德这神国是真的黑啊,”

    而在何奥看着年轻人灵魂的时候,年轻人愤愤不平的吐槽道,

    “上下铺的宿舍床位也要花时间兑换,两个小时生命兑换八个小时使用时间,还不让睡在工厂和大厅,只能睡在宿舍床位上,为了睡八个小时,我还得再多干四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,”

    老人笑了笑,“这就是‘房租’呗,这里一切都和联邦一样的,只不过货币变了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”

    年轻人长长的叹了口气,“这永恒神国,甚至比联合工业更黑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,”

    老人摇摇头,“联合工业之所以不让我们干20个小时,不是他们不想,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的身体承受不住,我们绝不会干的,而永恒神国没有这个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住在一个窝里的强盗罢了,”

    年轻人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们无法反抗这里的规则,只能被驱赶着像是牲畜和机器一样永无止尽的工作,直到灵魂毁灭的那一刻。”

    老人看了一眼冒着光辉的立柱,沙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”

    年轻人再次叹息一声,将手从立柱上拿开,看向老人,“那我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身影从空中消失。

    老人注视着身前空空荡荡的空间,眉目低垂。

    周围的空间安静的出奇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老人缓缓将自己的手放在了立柱上,一把锋利的短剑瞬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落在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紧握住这把短剑,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。

    在这注视中,他一点点的将手中的剑高高举起,然后,骤然挥下。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金属短剑与立柱撞击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瞬间,老人的身体一抽,痛苦的表情在他脸颊上浮现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动作毫不停歇,仍旧沉默着,不断的劈砍着周围的立柱。

    哪怕他的动作无法给这些立柱造成任何的伤害,但是他也不遗余力的愤怒的劈砍着。

    他的头散乱,双眼通红,与之前温和的模样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大厅的所有人都如同刚从梦中惊醒一般,他们蜷缩着身子后退,惊恐的看向那个沉默中有些癫狂的老人。

    整个大厅剧烈的颤抖起来,无形的金色光芒瞬间将老人捆住,将他悬挂在天上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损坏任何公共物品。”

    冰冷而‘温柔’的机械女声响在大厅的所有角落。

    紧接着,周围的环境似乎都变得虚幻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个扭曲而模糊的工厂空间出现在了周围,依稀可以看到这些工厂中忙碌的‘人影’。

    此刻这些‘人影’都抬起头来,疑惑的看向天空,看向老人被悬挂的方向。

    这一幕似乎被投放到了神国内的‘每一个工作空间’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损坏任何公共物品。”

    冰冷的机械女声再次响起,与此同时,天上缠绕着老人的金色光芒越加收紧。

    “啊···卧槽尼妈!”

    老人面色痛苦狰狞的看着周围虚幻的空间,突然大笑出了声,“你们这些肮脏的鬼东西!!!贪婪,傲慢,卑鄙···”

    那些金色光芒并没有任何的停顿,依旧缓慢的收紧。

    老人依旧在骂着,但是声音却无法再发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越来越狰狞,越来越痛苦。

    那原本已经消失的年轻人再次出现在了大厅中,惊恐的看着头顶的老人。

    而此刻,不远处何奥抬头注视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那些试图侵入他身体的扭曲的光芒已经越来越强大,即将侵蚀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已经抵达了能待在这个神国里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看了一眼手心的指骨化石。

    在这瞬间,他开启了超忆。

    没有了肉体的限制,在纯粹的灵魂状态,他反而能毫无限制的使用超忆的力量。

    周围的‘人’一瞬间完全变成了紫色阴影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看向头顶被悬挂出来的老人,然后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,一手‘抓’住了老人的手腕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。

    精神冲击!

    澎湃的灵魂力量冲击在那金色的力量上。

    毫无准备的金色光辉直接被击碎。

    老人体内扰动的扭曲光芒也直接被何奥压制住,他狰狞的表情为之一轻。

    紧接着,何奥控制着灵魂的力量,将老人体内的扭曲光芒包裹起来,强行‘剥离’。

    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灵魂,实际上附着在其体内的扭曲光芒不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某种恐怖的强大的‘视线’瞬间扫过了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何奥抬起了手中的指骨化石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的身影和老人的身影一起,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中。

章节目录

人生副本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爱小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爱小依并收藏人生副本游戏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