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飞龙骑脸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太后娘娘画美男图被夜惊堂撞见,就一直心绪不宁,让红玉去打听,结果听说靖王和女帝尚未就寝,准备去灿阳池沐浴。

    太后娘娘见此,带着宫女来到了灿阳池,却见靖王的侍女在外面等等,不见天子仪仗。

    太后娘娘见天子还没过来,有和靖王独处的机会,就连忙进入了大殿。

    温泉池只点着几盏幽灯,光线很暗,除开泉水流淌便再无声响。

    身着深红裙装的太后娘娘,转过屏风,入眼就看到白花花的东方离人,飘在池子中央,用手撩拨着水花,可能是泡温泉的缘故,脸蛋儿红扑扑很是美艳。

    “太后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晚上睡不着,听说你在这儿,就过来看看。你不用起身。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浴池边缘,抬手就想拉开腰带,跳进池子里一起泡温泉。

    但东方离人怎么可能答应!

    夜惊堂可还在池子里,太后要是也脱光光跳进来,那就不是‘鸳鸯浴’那么简单了,而是……

    而是很大逆不道、伤风败俗的事情!

    眼见太后准备坦诚相见,东方离人连忙制止: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眨了眨大眼睛,手放在腰带上,略显茫然: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今晚水有点烫,怕太后不适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烫吗?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盈盈弯身,蹲在池子边缘,想要用手儿试水温。

    但夜惊堂背对着门口,太后娘娘站的地方,就在夜惊堂正上方,这一低头,很可能透过蒙蒙水雾,发现水底的人影。

    东方离人心悬到了嗓子眼,情急之下,只能松开抱住的胸口,往前游去,眨眼冲到了太后近前。

    哗啦啦——

    水花飞溅。

    东方离人双手趴在池边,压着眼底的羞愤欲绝,望向太后娘娘,做出平静模样询问:

    “太后大晚上睡不着,莫非有心事?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差点被东方离人带起的水花溅在身上,往后挪了些许:

    “本宫也没心事,就是顺道过来看看……嗯,伱昨天遇险,本宫心里一直放不下,在宫里可也得带着侍卫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离人表情不变,银牙暗咬:

    “太后放心,随时都带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给你护驾的那个夜公子,也带在跟前?”

    东方离人感觉就踩在那人身上!

    “带着,正在宫里巡视。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微微颔首,在浴池边缘侧坐,勾了勾耳畔的发丝:

    “巡视的情况如何,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一切如常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水下。

    夜惊堂背靠浴池边缘隐匿身形,听不见水面上的言语,为了不再冒犯靖王,哪怕身处池底,也是闭着眼睛,等着靖王把太后娘娘打发走。

    但刚闭眼没多久,他便感觉的水波靠近,略微睁眼打量……

    两条大长腿来回摆荡,朝他游了过来。

    压迫力十足的那啥,没有丝毫遮掩,大大方方的送到了近前,直接扑到头顶,压在了白玉石池壁上……

    ?!

    夜惊堂面对近在咫尺的壮丽,不由心惊,但更心惊的还不是此处。

    靖王为了挡住他,趴在了肩膀深的池子边缘。

    而他靠坐在池壁上,正上方是靖王,面前自然就是……

    胯。

    为了不与他接触,夜惊堂能感觉到笨笨的大长腿在水中摆荡,带起些许的水流波动。

    夜惊堂偏头闭眼没去看,心跳如擂鼓,不停提醒自己恪守心神,不要臣服于欲念。

    而靖王似乎也知道,他的视线可能落在何处。

    无地自容之下,靖王竟然往前贴来,用腿贴住了他的脸颊,看起来是想捂住眼睛不让他看。

    发现压的是侧脸,他没乱看,靖王紧绷的腿部肌肉才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夜惊堂感觉难以描述,耳朵似乎能触碰些许毛发,强行凝神静气,安静等待。

    但这等的时间,比他想象的长太多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夜公子,年纪轻轻武艺便这么高,真不简单,品行如何呀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还行,就是江湖经验浅薄,容易被人蒙骗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……”

    浴池边缘,太后娘娘优雅侧坐,聊了半天,见夜惊堂没有告密的样子,心里才放松了些。

    太后娘娘拉下半边衣襟,露出白腻香肩和一抹丰腴,想陪着东方离人一起泡澡。

    但此举刚出,东方离人就眼神微变,连忙帮太后把衣领拉了上去,以免太后娘娘春光乍泄:

    “别。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莫名其妙:“怎么?母后就想进来泡泡,你也不让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离人不知该如何解释,心中急转,又岔开话题: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想起了一首诗,太后估计喜欢。您要不帮我取下纸笔?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出生文风鼎盛的江州,对诗词有涉猎,但兴趣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不过东方离人说了,她自然得听听,转头对着殿外吩咐:

    “红玉,取纸笔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很快,宫女红玉端着托盘跑了进来,里面放着笔墨纸砚。

    太后娘娘帮忙研墨,东方离人趴在浴池边缘,手持小毫,在白纸上写下字迹。

    为了拖延时间,等无良姐姐发现她的窘迫处境,把太后支开,东方离人写的很慢,一笔一划都要酝酿,写完一句,还得认真想想。

    “待到秋来九月八……我花开后百花杀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一句句看下去,随意的神情逐渐化为凝重,拿起纸张仔细品鉴:

    “这诗真是……真是好凶,谁写的?”

    “从圣上口中听来,据说是一个才子所写。太后有兴趣,可以去问问圣上。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认真打量纸张上的诗句,无奈道:

    “本宫身为太后,问一个才子像什么话……唉~你喜欢武艺,能遇上夜惊堂那种武艺超凡的男子;圣上爱诗词歌赋,能遇见这种才华横溢、志向远大的男子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离人知道太后又开始自怨自艾了,正斟酌话语安慰之际,忽然发现她的小腿,被人碰了下。

    ?!

    东方离人心底一个激灵,还以为夜惊堂终于守不住君子之道了,但很快又感觉不像——夜惊堂是在拍她,提醒她。

    提醒什么……

    东方离人暗暗琢磨,猛然反应了过来——她和太后不知不觉,瞎扯已经小半天了。

    习武之人内息绵长,某些擅龟息之术的强横宗师,在水中待数月都能生龙活虎,寻常武人憋个把时辰也不稀奇,但这种‘内练一口气’的内家功夫,需要练。

    夜惊堂看起来武艺很高,但王夫人说他气脉紊乱,明显没练过此类功夫,在水里憋这么久不换气,估计到了极限,如果不让他冒头,很可能就直接憋晕了!

    东方离人心中暗急,不让太后娘娘下水,已经很突兀,她总不能再把太后撵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姐姐,你是没发现太后来了,还是刻意想把事情捅开,让我在太后面前丢大人?

    若是让太后瞧见她和夜惊堂洗‘鸳鸯浴’,那她不嫁夜惊堂都不行了,指不定明天就会被赐婚。

    东方离人估摸姐姐到现在都不露面,很可能就是打着‘让太后撞破她羞人事儿,逼她赶快嫁人’的主意。

    东方离人不是不想嫁人,但岂能用这么丢死人的方式,结束自己的待字闺中生涯。

    况且夜惊堂还有‘意中人’,看起来又钟情,她岂能当一个靠着权势横刀夺爱的坏女人……

章节目录

女侠且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关关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关公子并收藏女侠且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