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刀光剑影百巷寒

    哗啦——

    寂静雨幕中嘈杂骤起,引起癫狂犬吠。

    “汪汪汪——”

    夜惊堂被骆凝一把拽开,就听到院内传来撞破窗户的声响,当即冲向院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三根飞针,也射向夜惊堂即将跃起的墙头。

    飞针两明一暗,明的破风声锐利,用以吸引注意,暗的则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在这种极黑雨夜,来人很难察觉无声黑针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夜惊堂会的招式不多,已经发现有难以规避的暗器,打法不再遵守常规。

    呛——

    腰间刀光一闪。

    夜惊堂面前的老旧院墙,在刀锋之下爆裂,化为碎石,铺天盖地砸向房舍,淹没了激射而来的明暗飞针。

    咻咻咻——

    本就老旧的房舍,瞬间被无数碎砖打的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刚从窗户中撞出的郭元龙,瞧见此景眼神可谓惊悚,知道被两名疑似宗师的高手找上门,连还手的心思都没有,直接往侧面逃遁。

    但夜惊堂不会轻功追不上人,短距离爆发力可不低。

    知道‘无翅鸮’轻功超凡,眼见黑影从屋里窜出,夜惊堂撞碎转墙的同时,就丢出了佩刀,劈向黑影落脚之地,以免其借力腾空,

    呼呼——

    三尺银刃,在夜雨中带起剧烈破风声。

    郭元龙没想到来人反应如此迅捷,即将落地的右脚迅速后起,下一刻刀锋就从脚下斩过,削掉了一层鞋底。

    此举本来已经限制了郭元龙的身位,但郭元龙也算名不虚传,踩不到地面,竟是直接脚尖轻点飞旋的刀锋,借力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唰——

    但双脚一收一放,再快也比平日慢上些许。

    骆凝和夜惊堂同时杀入院子,岂会给飞贼逃出围墙的机会,此时如同天外飞仙,跃至半空,手中软剑当空横削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尖锐剑鸣声中,软剑犹如孔雀开屏,在雨幕中化为半月折扇。

    当空落下的雨珠,被剑风带动,化为暴雨梨花,朝郭元龙激射而去,些许雨珠砸在正在坍塌的房舍墙壁上,顿时爆响声四起:

    噗噗噗——

    尘土飞扬,墙壁出现一线圆坑。

    开屏剑?!

    郭元龙认出了此招是天南平天教的剑法,心中不免错愕,搞不懂他在天子脚下,为何会被平天教的反贼伏击。

    但身藏《鸣龙图》,便是天下皆敌,来人已经杀到跟前,根本没机会了解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上下皆被锁死,郭元龙难以硬闯,当空飞旋转身,躲开激射雨珠,同时袖子里抛出一颗挂着铁线的铜球,往侧面抛出。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铜球钉穿墙壁,泥土纷飞间,铁线绷直。

    郭元龙借力一拉,整个人便轻飘飘横移向远处的围墙。

    夜惊堂一刀抛出,可没在原地傻站着,让飞贼落地,他可能就再也摸不到衣角,眼见铜球飞出,便全力爆发,朝着中线逼近,抬手就是一掌。

    郭元龙眼神老辣,从夜惊堂一刀破壁,看出他武艺绝对不低,但被合围之下,脱身是首要之急,当下硬着头皮凌空一拳轰出,想借夜惊堂的掌力,顺势飞出院落,往远方逃遁。

    郭元龙的想法没错,也算达成了目的,但可惜的是,他远远低估了夜惊堂这一掌力的威力,借的力有点太多!

    夜惊堂在边关没遇到过高手,而入京后起步就是宗师,已经快把他打出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此时和人交手,他不敢有丝毫保留,眼见对方气势汹汹一掌袭来,几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,全力爆发一掌轰出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雨夜宅院,发出闷雷般的爆响。

    骆凝一剑出手当空落下,却愕然发现院内的雨幕从中爆开,往四周激射,竟然形成了一片雨幕空洞。

    身处正中的飞贼,拳头和夜惊堂对上的瞬间,整个人身形便化为了被撞城锤轰击的破麻袋,横飞出去,绷断了手中铁线,撞向围墙。

    而夜惊堂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夜惊堂搏杀经验并不低,对手在空中无处借力,按理武艺再高,也发挥不出几成力道,他脚扎大地怎么都不可能接不住。

    但对手一拳轰在掌心,他只觉像是徒手接住了八牛弩,没啥技巧可言,全是势不可挡的纯粹蛮力!

    仅仅是拳头轰出胳膊绷直,爆发的力道,便瞬间震麻了右臂,脚还在地上,却完全站不住,整个人往后滑去,撞进了后方的房舍里。

    哗啦——

    巨响声中,围墙被撞出一个空洞,郭元龙身影依旧未停下,直至撞穿对面的围墙,摔入另一家院子,才砸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夜惊堂摔进屋里,又转瞬翻起冲出,眼神错愕——刚才那一拳力量太猛,以至于让他感觉对方根本就不是人,而是蛮牛、巨象变化的妖精。

    骆凝也看出了‘无翅鸮’的肉体力量强的有点匪夷所思,但武艺技法真算不得高,当下急声提醒:

    “他受了重伤。快追!”

    郭元龙力量强归强,但拳脚功夫真一般,否则也不会只是个飞贼。

    夜惊堂蕴含磅礴内劲的一掌轰击之下,郭元龙右臂直接失去战力,耷拉了下来,落地闷咳一声后,就翻身而起,朝着远方飞遁。

    夜惊堂见此大步狂奔急追。

    骆凝则是落地,用剑穿入螭龙环首刀的刀首圆环,丢给夜惊堂。

    呼呼……

    夜惊堂奔跑途中接住了佩刀,也是此时才发现,骆凝脸色不对,左臂不太自然,看起来是把他强行拽开,被无影无形的黑针所伤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追!”

    夜惊堂见此,咬牙提刀跃上了房舍,直逼黑影背后。

    踏踏踏……

    老旧巷道里,瓦片碎裂声不断,鸡鸣犬吠和居民的呵斥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郭元龙身手极为利落,在雨幕中穿行几乎没有声息。

    但硬接夜惊堂一掌被重伤,轻功再好也不可能不受到半点影响,飞遁途中明显有点踉跄。

    夜惊堂刀锋归鞘,在房舍顶端狂奔,沿途随手抓起瓦片,预判飞贼落脚借力之处,不停丢出碎瓦干扰,骆凝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咻咻咻——

    在这种追击之下,郭元龙一气强撑了半里,依旧没能甩掉两人,右臂内出血,气血翻涌之下,伤势已经蔓延至胸腹,终还是被追到了背后。

    郭元龙是飞贼,黑白两道的人都杀过,又身藏至宝,只要被逮住就是必死的下场,当下也起了殊死一搏之心。

    郭元龙越过了一道围墙后,忽然落入地面,同时洒出一把飞针,激射向上方。

    此举是想靠着视野差,打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郭元龙太高估了夜惊堂的高手风范。

    这种比脑袋高点的小围墙,江湖上的三流高手,都是潇洒一掠而过。

    而夜惊堂则不然,他不会轻功,见识过‘红财神、黑白无常、骆女侠’等人后,知道江湖高手的可怕,冒然腾空无处借力,被截击就是插翅难逃,所以没有十全把握,绝不会双脚离地。

    眼见飞贼消失在围墙后没了视野,夜惊堂没有丝毫迟疑,侧身和蛮牛似得用肩头撞上了围墙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郭元龙飞针刚出手,就听见背后传来巨响,老旧砖墙被撞得直接鼓起,继而炸开,砸在了后背之上。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巨力从背后袭来,郭元龙眼底闪过一抹错愕,继而被撞得飞扑而出,摔在了大雨倾盆的街面上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

    命悬一线,郭元龙也是发了狠,落地翻滚一圈儿,直接弹起折返,左手摸出一把匕首,直扎夜惊堂面门。

    此招中门大开,属于以命换命。

    呛啷——

    夜惊堂见此腰后刀锋出鞘,直劈飞贼胸腹,瞬间在面前斩出一道白弧。

    这一刀毫无瑕疵,本该将无翅鸮当胸斩断,但却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刺啦——

    刺耳声响中,夜惊堂愕然发现,本该被劈断的飞贼,只是胸前衣服破了个口子。

    连铁臂无常胳膊都能砍动的一刀,落在飞贼胸口,只是擦出了一串火星。

    从声音来看,还是刀爆出了火星,飞贼胸口闪过一线金芒,似乎连划痕都没有!

    对手以命换命,抓对手破绽对拼,结果没能破防,正常就该被对方一击毙命了。

    郭元龙打的便是这主意,但可惜的是,夜惊堂低估了郭元龙的防护、郭元龙也低估了夜惊堂的输出。

    夜惊堂没能劈开郭元龙的胸口,刀锋中蕴含的磅礴内劲,可不会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一刀之下,坚不可摧的‘护心镜’,把力道分散到半个胸口,给郭元龙的感觉,就好似八角铜锤全力在胸口锤了一下。

    巨力袭来,郭元龙直接被砸飞了出去,摔向了数丈外。

    这一次交手,双方眼底都显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郭元龙知道完全不是对手,拼死想抛出匕首阻断追兵。

    而夜惊堂没劈断飞贼,还以为又遇到了‘铁臂无常’类似的金刚不坏之躯,都打成这样还留手,他怕是嫌命长。

    眼见把对方击飞,夜惊堂不假思索用出了自己琢磨的第二刀,左手劈出的刀锋,顺势送至右手,继而重踏地面,身形冲出握刀前斩!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骆凝在后面跟随,刚从倒塌的围墙后冲出,就看见大雨潇潇的长街之上,响起一声轰鸣。

    手持银色长刀的无耻小贼,身形好似狂龙出海,撞破了漫天雨幕,在街面上拉出一道水雾形成的白线。

    唰——

    寒光一闪而过,刀锋颤鸣撕裂雨幕!

    骆凝甚至没看清身形,夜惊堂就已经从街上一闪而过,在飞贼尚未落地时,出现在了飞贼后方,身形停顿下来,反手收刀入鞘!

    嚓~~~

    刀光剑影戛然而止!

    扑通——

    咕噜噜~~~

    飞贼身体摔在了地面上,手中还握着来不及抛出的匕首。

    飞上半空的头颅,稍后才落地,弹了几下,往街边滚去,乌红血水和泥泞雨地混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头颅上瞪大的双目,尚未完全失去神念,眼底最后的那一抹惊愕,可能在说着四个字——八步狂刀……

    沙沙沙……

    一刀落,喧嚣不断的雨夜,也在此刻彻底安静下来……

章节目录

女侠且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关关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关公子并收藏女侠且慢最新章节